呂安妮之子,是『遲語兒』?

 

媒體報導,2000222日下午,自香港飛往台灣的國泰班機上,有一對原本搭飛機遲到的母子,到達桃園中正機場時,卻又要搶著早下飛機,他們的舉動再度引起周遭旅客的側目。

 

就在這時,那位長髮披肩的女士被認出來了。她,可不就是呂安妮?那位五年前轟動一時的王文洋婚外情緋聞事件中的女主角。

 

懷中男孩,約莫兩歲大,長得斯文乾淨,皮膚白皙,有著一對招風耳,寬寬的額頭,單眼皮,咬著奶嘴的他,眼神不怕生地望向每個注視他的大人,與呂安妮同機的旅客說,孩子的那對招風耳,讓人想起台塑集團董事長王永慶。

 

記者追查,當天入境者資料顯示,那位小男孩英文名叫「所羅門」,姓名拼音為Wang Chuang Li,進一步查證,他是1999年雙魚座的孩子。

 

事後證實,近五年來,呂安妮與這位小男孩,時常和王文洋同時出現在若干場所,王文洋和小男孩相處,也不時流露出「有子萬事足」的幸福神色。顯然,英文名為所羅門.王的小男孩,應該就是王家的金孫了。

 

媒體獲悉,呂安妮曾與好友交換育兒經驗,並傾吐初為人母的喜悅和煩憂。其中,令她最為苦惱的是,為何他的孩子都已經五、六歲了,卻總是不太愛說話?

 

20045月間,某周刊報導呂安妮因兒子發展遲緩,以及家庭、事業等因素,曾看過幾次精神科醫生;呂安妮認為該報導不實,會讓讀者誤會她罹患精神病,以及她的遺傳基因不良導致兒子發展遲緩,對她的名譽造成傷害,因此,具狀赴台北地院訴請向該周刊及相關人員連帶求償1,000萬元,並登報道歉;台北地院認定,該報導並未貶損她名譽,判決敗訴。

 

法官指出,該文指呂的兒子發展遲緩,是就呂的兒子發育狀態加以描寫,並沒有指出發育狀態產生的原因,依醫學常識,遲緩兒形成與父母親遺傳基因不良,不具必然關係,社會大眾也不會因看到這篇報導,就會對呂的遺傳基因產生負面的看法。

 

法官也指出,該篇報導並沒直指呂有精神方面的疾病,僅報導呂因壓力過大而求助精神科醫生,這在現代社會已是常態,並無不可告人之處,這篇報導縱有不實,但很難認為對呂安妮的社會評價有所貶損。

 

一般而言,兩歲寶寶若還不會說話,可不是老一輩所講的「大雞晚啼」,而可能是寶寶有語言障礙的前兆。

 

專家認為,『遲語兒』有可能是資質聰穎,卻有遲語特徵的『愛因斯坦症候群』天才兒童,但也有可能是自閉症、注意力欠缺或智障的孩子。至於,這些孩子到底出了什麼問題,則有賴專業醫師的判讀、歸類和治療了。

 

醫界指出,大多數人是利用左腦半球進行語言表達,故若左腦受傷,如創傷或腦中風,往往會失去說話能力。又最近腦神經科學家發現,學習不同語言,會用到不同腦部位與神經網路,若能學多種語言,腦筋會變得更靈活。

 

人類說話,所有語言都用音素(phonemes)表達,如英語有38個音素,小孩牙牙學語時,很容易就能辨別母語音素,一周歲後則能辨別母語與外語的差異。

 

滿一歲時,嬰兒會開口說第一個字,可能是「媽」或「爸」。一到三歲,大約會說三百個單字。過了三歲,摸著了語言的「解碼」關鍵,就會突然間有驚人的進步。

 

百尺竿頭,更進一步。中研院2004年發表全球第一個「漢字認知──大腦顯影」研究成果顯示,經由大腦顯影,就可知道語文學習障礙者,左腦那個學習區域出了問題,並對症下藥,藉由不同的語言學習課程,讓學習障礙者語文能力逐漸恢復正常。

 

兄弟登山,各自努力。醫學界研究『遲語兒』已有日新又新的成果,命理界儘管高人輩出,不知是對世間疾苦視若無睹,還是「夜郎自大」又不敢獻醜,故始終無人嗆聲,自動請纓出面應戰。

 

風雨如晦,雞鳴不已。筆者不揣才疏學淺,倒願意登高一呼「當仁不讓」,在此公開若干心得與同好切磋,就當作是唐吉訶德式的「野人獻曝」罷。

 

王家金孫,貪狼化權坐命宮,遷移宮見文曲雙化忌(呂安妮1969年生),財帛宮有文昌化忌(王文洋1951年生)在焉,疾厄宮見雙擎羊與地空。

 

誠然,依醫學常識,遲緩兒形成與父母親遺傳基因不良,不具必然關係──基因遺傳,絕不是『照單全收』,也不是『概括承受』──但是,遺傳密碼,輸入斗數命盤之後,經過重組或突變,自會浮現另一張『變盤』,相信大家已然耳熟能詳。接下來,且看重點宮位群之吉凶分布,即可判讀王家金孫是否為『遲語兒』了。

 

先看遷移宮。文曲雙化忌、文昌化忌與命宮之貪狼合為『離正位而顛倒』,且又有羊陀夾忌之凶格坐鎮,可見,其人際關係的拓展,顯然有待加強。

 

再看疾厄宮。雙擎羊為鄰宮之文昌忌和文曲忌所夾制成凶格,文昌、文曲主語言能力和文采才華,因此,其語文表達及溝通的能力,當然有所不足。

 

所以,綜合來看,呂安妮的兒子己隱然具備『遲緩兒』的命理條件。

 

某家網站,大言不慚自詡是從事人類基因研究的命理專家,自稱已研發出108種個性基因,卻對基因遺傳的重組或突變之基本常識『視而不見』。其實,其所謂「108種個性基因」,僅是同盤者的部分共性罷了,若未將個別遺傳密碼輸入,再經化學方程式的推演,焉知基因(元素)之重組或突變,會出現怎樣的結果(合成物)

 

眾所周知,大家對H2OH2O這個化學方程式都不陌生。其中,HO皆為氣態,且其各具可燃性和助燃性;然而,兩者的合成物H2O()卻是液態,而其性能卻可滅火。簡單地說,任何化學變化幾乎都會產生「豬羊變色」的結果,吾人豈能不察?

 

個性基因,一旦經過配對組合,也會產生質能變易的化學變化。姑以化學元素為例,H2O()H2O2 (雙氧水)的功能性質大不相同,SO2(二氧化硫)SO4 (硫酸)之效能用途也是大異其趣。此時,單憑HOS元素之特質,又如何能涵蓋或詮釋H2OH2O2SO2SO4之性能?吾道一以貫之,化學變化如此,基因遺傳如是,斗數命理又何獨不然?

 

該主持人,大吹法螺自稱其視野與功力超凡入聖,至少領先命理同業三十年。殊不知,他一直自困在『同盤共性』的迷宮中打轉,無視於基因遺傳過程中的化學變化,也始終不明白應先了解『同盤異質』的基因遺傳機制,從而推演出『同盤異命』的吉凶命理機轉,才是洞悉人生際遇的無上法門。

 

千年一嘆。紫微斗數原創者陳摶道長,為唐末五代時隱居華山的智者。如果他在天之靈,發現千載之下,紫微斗數被該網站張姓主持人『玩』成那付德性,還自鳴得意領先別人三十年,應該又會『嚬蹙數日』,而斥之曰:『五十步笑百步?』罷。

 

遙想當年,魏武帝曹操與楊脩過曹娥碑下,見碑背題字「黃絹、幼婦、外孫、齏臼」,主僕較勁猜謎題,楊脩一見即知且記下謎底為何,曹操走了卅里之後,與楊脩對照,其答案雖英雄所見相同,然而曹操不得不歎曰:「吾才不及卿,乃覺卅里!」

 

撫今追昔,且容筆者開個玩笑,如果該主持人的功力和視野,真的領先其他食古不化、以訛傳訛的命理師至少三十年,那麼,筆者也可以滄海一聲笑:他,至少落後在下一千年!

 

如其不信,且容筆者從頭細說分明罷。

 

千年一笑。自陳摶道長駕鶴西歸之後,千載以來,西方醫學科技的進步可謂一日千里,其中悠關人類生理和心理機轉的重大發現與突破,更是不知凡幾。

 

舉例來說。廿世紀初葉,佛洛伊德首創之精神分析學說,對人類意識性質的觀察和透視,其革命性的真知灼見,與最先進的當代神經科學觀點若合符節;公元2000年人類基因草圖的面世,代表著基因組時代的來臨,是舊世紀送給新世紀的最佳禮物。擺在人類前面的遠景,是從上帝手裡可以取回更多的自主權,譬如預卜胎兒是否健康,預卜自己的基因組成是否正常。根據這一類「預卜」的知識,一個人可以依自己的自由意志,進行最佳的人生規劃和選擇。

 

換句話說,該網站主持人大言炎炎『性格決定命運』,卻對於近一千年來,所有攸關人類性格和行為科學的研究,以及重大理論的發現和建構,完全置若罔聞。如此『我慢』和『無知』,消遣他落後筆者足足有一千年之遙,誰曰不宜?

 

現買現賣,現學現用。有興趣的網友,何不驗證自家或周遭親友的孩子,是否有『遲語兒』的困擾?

 

(參見王文洋命盤啟示錄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