擇年懷孕,不肖子不入家門

 

2005年間,陸續出現兩則報導不肖子女的社會新聞,天下父母心無不心有戚戚焉。

 

1月底,藝人曹西平的父親病逝,出殯時其他四個兒子均未返家奔喪。曹西平捧著遺照,喊著兄弟的名字說:「爸爸解脫了,你們不來看他,他會來看你們。」

 

曹西平兩年前即指責兄弟棄養老父。出殯前他在靈堂大哭道:「我父親倒了楣,養了幾個混蛋兒子。」

 

曹西平感慨,國人講求子孝孫賢,這句話在他家完全走樣。83歲的父親曹培芳曾是台中市和平醫院院長,育有五子,因疼愛長子,依醫院的名稱取名為曹和平,大哥靠著父母在大陸的投資當寓公,坐收豐富的租金。二哥曹台平是醫師,三哥曹南平與五弟曹中平是藥劑師,都受到父親栽培。唯獨他是高中畢業,到頭來卻只有他為老爸送終。

 

據了解,曹父早年把所有家產,都投資在兒子身上。九年前家道中落,將房子都拿去貸款,一個月利息近15萬元,當時曹父的身體己不佳,無力償還貸款。兄弟們遠在美國、大陸,雖知道狀況,卻不寄錢接濟,也不回來探視。

 

曹西平說,九年前他母親過世,只有他與二哥各拿出60萬元辦理喪事。因年邁的父親健康惡化,他曾帶著老父到大陸向大哥求救,哥哥卻躲起來。好不容易透過管道找到人,大哥口頭答應每月寄五萬元回來,至今卻未收到分文。他又帶著老父赴美尋找么弟,么弟對他說:「我不是叫你不要來,你來幹嘛?」讓他傷透心,不得不帶著年邁多病的父親返台。

 

********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********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********

 

6月底,中壢市婦人李黃秀端失蹤四年疑案,經檢警深入追查,終告水落石出。

 

原來,李婦么子李成泰向母親奪取房屋權狀圖謀賣屋不成,爭奪中老母不慎墜樓致死,事後他將母親棄屍蘇花公路山崖邊,並夥同二哥李成麟盜領母親64萬元存款,並出售房子,李成麟分贓100萬元。李家逆子殺母奪產令人髮指的罪行,街坊鄰里聞悉,莫不議論紛紛。

 

********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********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********

 

剛看過這些社會新聞沒幾天,程女士(農曆51120日子時生)約筆者到植物園荷花池畔茶敘。

 

她先提問77年次長子的課業及未來發展。筆者告訴她,這個孩子天資聰穎,如果外在環境配合得好,應該是個唸書的料。可是,他的抗壓性較弱,一旦承受不了過重的壓力,或是挫折的情緒無法適度排遣,則可能出現身心症狀的困擾。

 

打開程女士的命盤,且以虛擬實境的程式,透視她孩子的狀況罷。女主角武曲化忌天相坐命()宮,長子77年次太歲卦位居辰宮,七殺、文曲、左輔同坐。寅宮之武曲化忌受鄰宮火星、鈴星夾制成『寡宿』凶格,並侵擾長子之福德()宮,是故,其身心狀況並不穩定;另外,程女士辛亥大限之文昌化忌與廉貞合成惡格,居長子之遷移宮;況且,武曲化忌又與廉貞蔚成『財與囚仇』凶格,肆虐其遷移宮和福德宮;如此一來,重點宮位群如骨牌效應一一淪陷,內在的身心狀況和外在的人際關係,遲早都會出現嚴重的問題。

 

程女士聞言,潸然淚下回應道,她孩子從小的功課一直都很好,國中一年級時還是全班第一名。但由於不善於處理人際關係,頻受同儕排擠而十分煩惱;後來,卻因交友不慎,參與幫派鬥毆,並染上吸毒的惡習而成為中輟生。這也是年長一歲的夫婿必須留守在家『監護』孩子,而未克同行的原因。

 

程女士接著問,她有個小七歲的弟弟,也是從小好勇鬥狠、吸毒鬧事,一直是個讓家人頭痛的『麻煩製造者』,甚至還曾經持手榴彈直闖總統府,而登上社會新聞版頭條,如此家醜外揚幾乎讓雙親(21年次,母32年次)痛不欲生。她不禁懷疑,莫非家族中傳承著某種難以破解的『魔咒』,才會陸續讓她的弟弟和長子皆受其害?

 

筆者正色地告訴她,造成她弟弟和長子身心症狀的關鍵因素,不是『魔咒』,而是『基因』。

 

且再運用虛擬實境的程式,來驗證基因密碼的『魔力』罷。回頭看程女士命盤,其弟卦位居酉屬空宮,自對()宮借太陽、天梁、鈴星為用。然而,卯宮受鄰宮之文曲化忌和武曲化忌夾制,而成凶格席捲其命()宮及福德()宮;何況,亥宮之地空、地劫、陀羅(其母32年次),又受其父(21年次)之基因密碼擎羊、陀羅所夾制,而成『羊陀夾煞』凶格;重點宮位群一旦遭受壞的基因密碼團團包圍,當然會不由自主地隨著基因的『魔笛』而起舞,當事人的情緒和行為,往往也就身不由己,逐漸忘我、脫序、失常甚至闖禍了。

 

在西方「新世紀心靈醫學」的觀點,組成我們生命的每一個原子與分子,乃至身體的每個器官,也都有它自己獨特的『音值』。在染色體結構中的某些特質,必須要靠特定的內在音 值來啟動。內在音值把繁複交織的基因與染色體編湊在一起,組成了一連串的生命連鎖反應。

 

有人說,生命是個和絃!現代社會帶來的身心壓力,讓我們像緊繃的琴絃,隨著起伏動盪的生命樂章,不斷彈奏不和諧的音符,而影響生命每個層級的『音值』。這種不和諧的聲音,透過啟動(或關閉)基因及染色體,而衍生出種種疾病。

 

聽完前述分析,程女士神色凝重、若有所思。稍後,又拿出一張趙老太太的生辰資料:農曆15129日寅時生。她說,趙老太太是她的親戚,年長三歲的夫婿過世之後,她開始擔心,不知38年次的獨子是否會承歡膝下,讓她老人家安享晚年。程女士要筆者費神順便幫她推敲看看。

 

趙老太太的命盤,貪狼坐命()宮,其獨子38年次,虛擬實境卦位居丑宮,天同化祿、巨門同坐,祿存又自巳宮會照,何況,丑宮宮干自化巨門又化祿。丑宮如此吉象雲集,猶如『三千寵愛在一身』,老太太對獨子『有求必應』之餘,顯然稍嫌寵溺了一些。

 

上帝總愛開玩笑,種瓜偶爾會得豆。可惜,趙家獨子並無反哺報恩之孝思。因為,其生年文曲化忌,自遷移()宮直沖老太太之本命宮;更嚴重的是,老太太一旦跨入甲午大限(65歲至74)午宮不但自坐文曲化忌,又受獨子之羊陀夾制成為凶格,因此,這十年的日子恐怕不會太好過。

 

輕嘆了一口氣,程女士進一步證實,趙老太太這十年間簡直是『度日如年』。因為獨子除了不事生產,坐吃祖產過活之外,還在外『金屋藏嬌』。每遇有大筆開銷,就軟硬兼施向母親索討,若強借不成惱羞成怒,還曾數度掏槍惡言恐嚇。碰到這樣的敗家子,真是祖上無德家門不幸!

 

筆者繼續告訴她,趙老太太癸巳大限(75歲至84)依然不好過。因為,大限命宮羊陀夾煞(獨子38年次,陀羅在巳宮),所以,安享晚年對她老人家來說,乃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夢想。

 

程女士說,趙老太太久病纏身於2001年病逝。當她被送到醫院急救時,隨後聞訊姍姍來遲的獨子,向醫護人員探問的第一句話,竟然是:「我媽媽斷氣了沒?」如此不孝子,真該天打雷劈!親朋好友聞之,無不搖頭嘆息。

 

人無遠慮,必有近憂。筆者語重心長地告訴程女士,任何一個家庭是否會出不肖()子孫,其關鍵因素完全取決於雙親的基因『密碼』,在遺傳過程中如何重組或突變,根本無關乎祖德、祖墳、家教或怪力亂神的『魔咒』。聰明的父母,在準備養兒育女之前,即可未雨綢繆擇年懷孕,關閉壞的基因『密碼』,讓不肖()子女永遠不入家門!